期货反向跟单

期货反向跟单 新闻 政务 资讯 文史 乡镇 影像 便民 专题

当前位置:建平新闻网 >> 副刊专栏 >> 艺苑

详细介绍

桃花依然笑春风

2020年3月5日  来源:建平新闻网  作者:     

“新冠肺炎”的病毒终究当不住春风。一场春雨过后,小区绿化带里那一树树的桃花说开就都开了,一枝枝如霞似锦的繁花,红粉相间,争奇斗艳,给宅在家里隔窗相望的人们带来了一些好心情。



响应政府的号召,“宅在家里也是为防疫做贡献”。清晨,一边在凉台上踏步走健身,一边欣赏楼前绿化带里竟放的桃花,不禁想起年轻时在五图河农场(当时为江苏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四团)宣传科工作时,每年春天桃花开放时节,每天傍晚都有附近连队的知青成群结队地到场部旁边的桃园里来欣赏桃花。那时,农活以手工劳动为主,知青又苦又累。农场除了每个月放两场电影外,别无其它,文化生活十分贫乏。晚饭后没有什么去处,来赏赏桃花算是苦中寻乐了。那时的我,也常在晚饭后带着两叁岁的双胞胎儿子到桃园里赏花玩耍,不亦乐乎。


又想起第一次到远离场部几十里的场果林队采访时,结识文友孙木的情景。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几百亩大的桃园,见到那么多连绵不断,灿若朝霞,美不胜收的桃花。在桃园里,我看到一个身材苗条,面若桃花的女知青正在给桃树疏花。我有些不解,问她为什么要疏花呢?她说今年是大年,桃花开的特别旺,不摘除一些,将来果子都长不大,还有压断枝条的危险。陪同采访的周队长告诉我说,她叫孙木,是无锡插场知青,也是队里的技术骨干。小孙向我介绍说,她们这片桃园里有水蜜桃、潘桃、油桃好几种,水蜜桃汁多,潘桃香甜,油桃爽脆,都很好吃,言语里很有些自豪的味道。


周队长说,小孙不但是技术骨干,还是个文艺青年。我也热爱文学,便有意想摸摸她的文学功底,对她说,桃花为历代文人墨客所吟颂,你读过这方面的诗词吗?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读过一些,但不多。我国最早的诗集“诗经”中就有“桃之夭夭,烁烁其华”的佳句。唐朝诗人崔护“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然笑春风”的桃花诗,在幼儿园就会背。东晋著名诗人陶渊明“桃花源记”也读过。桃花源可是古往今来人们向往的理想境地。她如数家珍。我在心里说,这女知青肚里的墨水还真不少


我问小孙桃园农活重不重?她的直率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说,有人以为管理果园是轻活,其实,并不比大田的农活轻松。冬天挖树洞,埋粪肥,手上磨出了血泡,身上沾上了粪水,脸上被寒风吹得裂裂巴巴的,又痒又疼。给果树打药,虽然戴着口罩,但弥散的药粉还是呛得人喘不过气来。说句实话,又苦又累。不过,现在适应了,习惯了,也就不觉得苦和累了。



我又问她,你们几个女知青住在桃园里怕不怕?他以调侃的口吻说,有那么多的神树保佑,还怕什么?我故作不解的问,此话怎讲?她说,有个神话故事不是说射日的后羿死后,他的手杖变成了一片桃林吗?他常牵一只猛虎站在桃树下,妖魔鬼怪见了无不胆战心惊。因此,民间便有了桃树是“神木”之说。有那么多的“神木”护佑,我们还怕什么呢!


临别时,小孙希望有机会能与我切磋新诗的写作,我很爽快地答应了。此后,我们经常有书信来往,交流作品与写作体会,成为要好的文友。


斗转星移,岁月匆匆。如今,我和小孙都步入了古稀之年,青丝白发两相参,但桃花依然笑春风。(来源:洪泽湖文学)





共1页 [1] 当前是第[1]页